#多么伟岸细微

© 远负野
Powered by LOFTER

【安雷】我混迹多年的爱情

/把这些话都送给一个人。

#他诀别地看了她最后一眼,在两人半个世纪的共同生活中,她从未见过他的眼神如此闪亮,如此悲痛,而又如此充满感激。他用尽最后一口气,对她说道:

“只有上帝知道我有多爱你。”

——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加西亚·马尔克斯

地面坑坑洼洼,血泊和尸骨交接,丛林环境隐秘,艳阳照耀水分蒸腾,适合做一个疗伤点,一场密谋,一次暗杀。

我拖着安迷修走到丛林的最里面,路上顺手解决了几个走投无路的参赛者。血溅到我脸上我都懒得擦,我元力快耗尽,靠一把匕首,用最原始的方法杀掉他们,然后集中精神把安迷修带走。

他被刺了一刀后就没说过话,刀伤开在后背,偷袭者本来想砍他的脖子,被我...

【瑞嘉】迢渡

/祝我们嘉德罗斯生日快乐!

/瑞嘉only,一个半童话的现pa,1w2完结.


-

-

-

-


如重温往日邮寄 但会否疲倦了嬉戏


-

迢渡


/凹凸世界 

/瑞嘉


外面安静的不正常。

格瑞从昏迷中醒过来,他睁开眼看到医院的天花板,然后一个翻身下了病床。除了速度过快引起的一个踉跄,他没感到一丝丝疼痛。

外面安静的不正常。他这么想到。

揣着警惕他悄悄走出病房外,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,等他轻轻把门阖上——...


【秋喻叶喻】Flower Talks(END)

灯塔看守人:

完全不懂lofter的敏感词在搞什么鬼……



“怎么样?”叶秋问。他从烟盒里抖出一支烟递给冯宪君,现任联盟主席眉头紧皱,面色凝重,对着他摇了摇头。


他们两人面前是一堵透明的玻璃墙,从没完全合拢的遮光帘和白色窗帘间可以看清里面的情形:房间的正中摆放着一张单人床,旁边是一组仪器,仪器的全息显示屏上绿色的曲线和数字沉稳地变化着,许多线和管子从仪器上接出来,连到躺在床上的人身上。这像是一间病房,却又不完全一样,床头开着一盏睡眠灯,温和的橙色光芒照亮了小小的一片范围,病人并没有带着氧气罩,他的面容宁静平和,黑发落在前额和枕头上,胸口微微起伏,看上去像是...

【太中】向最远南方逃亡(上)



毒药一点一点被推进他的血管,隔着厚厚的玻璃窗我看见他睁着眼,瞳膜晶蓝的是一片暗淡里最醒目的,他微张着嘴,嘴角弯起来,他在唱歌。

带着我的爱人去远方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新来的犯人被带进审讯室。我看着他被摁到椅子上,两只手紧紧的铐在一起,脸颊上一道子弹印,他还是笑着,完全没有阶下囚的自觉。
他叫中原中也,是个黑社会的帮手。据说他是逃到了俄罗斯的最南边,在躲藏了个把月后杀人被抓,再被辗转遣送回国,最后进了牢房。新来的小警察提起他还要啐口,逃出国了还不安生,那个小警察格外愤慨,本性难移啊。
中原中也生来一副好面相,东方面孔却镶一对蓝眼睛,橘色头发软软的搭在肩边。我挥挥手把小警察赶出去,看...

1/2